湖北30选5全部开奖结果查询
首頁 > 特別策劃 > 改革開放40年專題 > 改革印記

科學打開煤炭進出口貿易之門

中國煤炭報 作者:陶冉 2018-12-24 14:15:10

1978年至今,我國煤炭進出口貿易經歷了出口的鼎盛期,也經歷了由“出”轉“進”的變革期。今天,正朝著更健康的方向發展。

中國煤炭出口歷史的開始,可追溯至100多年前的鴉片戰爭后。當時的外國列強或獨辦或控制民族資本“合辦”煤礦,并出口部分煤炭,這種“出口”往往具有掠奪性質。

中國煤炭進出口貿易大門真正打開,始于改革開放。

1977年11月,時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鄧小平指示,要出口煤炭換取外匯,引進外國技術,爭取時間,贏得時間,這是個大政策。

“新中國成立后,政府雖然開始對煤炭出口進行專門管理,但那時的煤炭出口以執行政府間的貿易協議為主,出口數量較少,以易貨貿易為主,只有少部分煤炭通過出口獲得外匯。”原中國煤炭工業進出口集團公司貿易部第五業務部業務經理黃洪輝說。

隨著1978年改革開放的序幕拉開,以出口創匯為目的,我國開始鼓勵煤炭出口。出口煤外匯留成和減免關稅制度、統配煤出口和進口煤的代理制度等開始建立,國家出臺鼓勵政策,出口退稅、免除鐵路建設基金、降低出口代理費。與此同時,煤炭進出口經營單位也在摸索中不斷變更。

1978年至今,我國煤炭進出口貿易經歷了出口的鼎盛期,也經歷了由“出”轉“進”的變革期。今天,正朝著更健康的方向發展。

為創匯立功的早期煤炭出口

從新中國成立到1982年,我國煤炭進出口業務一直由對外貿易部中國五金礦產進出口公司統一負責。

“為了能更便捷地了解國際市場和供需變化,當時的煤炭部要求自己管理煤炭進出口,這個要求得到了國務院的同意。”黃洪輝說。

1982年,中國煤炭進出口總公司成立,全國所有的煤炭進出口業務全部由其接管。

10年后,我國生產原煤11.15億噸,其中出口煤2020萬噸,僅占煤炭產量的1.8%。這種情況出現的重要原因,是出口體制問題。

只有中國煤炭進出口總公司一家經營出口煤,統得太死,沒有發揮各大企業和各產煤大省的積極性,若想讓煤炭成為我國出口創匯的主要來源,這種狀況必須改變。

從1993年開始,我國煤炭進出口經營企業由中國煤炭進出口公司1家逐步增加到4家,實行聯合經營。

2008年,中國煤炭進出口實行代理制,由中國中煤能源集團公司、中國五金礦產進出口總公司、山西省煤炭進出口公司、神華集團4家經營,以中國中煤能源集團公司為主,共設有17個專營煤炭的分公司和辦事處,形成了產供銷結合的煤炭進出口體系。

經過多次資產重組,昔日的中國煤炭進出口總公司已經發展成為中煤集團,煤炭出口經營權也由中煤集團繼承。

早期的煤炭出口,為創匯立下了汗馬功勞。

1990年,煤炭出口量為1745萬噸,出口創匯約6.7億美元。從1995年起,全國煤炭出口量開始大幅增長,2001年,全國煤炭出口量上升至8590萬噸。

自我國實行改革開放政策以來,我國的商品進出口貿易取得長足發展。

“煤炭出口為我國帶來巨額外匯收入,為國內經濟社會發展奠定資金基礎。”黃洪輝說,“煤炭進口不僅可以滿足國內對不同煤種的多樣化需求,而且可以推動世界經濟發展。”

目前,具有“煤炭出口專營權”的公司有“4+1”個:國家能源集團和中煤集團可以把中國煤炭銷往全世界所有區域內的買方;山西省煤炭進出口公司和五礦集團可以把中國煤炭銷往除臺灣地區以外的全世界所有區域內的買方;另外,屬于“+1”的是中鋁集團,每年不穩定地發放一些小額的出口許可指標。

其他煤企想把自產的煤銷往海外,都必須通過上述的“出口專營公司”,并使用這些專營公司的許可證來進行煤炭出口貿易。

從出口退稅到提高關稅

2003年和2009年對我國煤炭進出口來說,意義不同尋常。

2003年,我國煤炭出口量達到歷史最高。2009年,我國煤炭進口量大幅超過出口量,轉變為煤炭凈進口國。

據海關總署數據,2000年至2008年,我國煤炭進口量一直保持增長勢頭,并在2007年迅速突破5000萬噸的大關。

反觀煤炭出口量,則穩中有降。2003年,我國煤炭出口量達到歷史峰值,年出口量9000萬噸以上,2007年、2008年進出口量基本持平。2007年到2014年的幾年時間里,我國煤炭出口量開始不斷下降,進口量正式進入暴漲期,一舉從2008年的4040萬噸增長到2013年的32718萬噸。

在出口量居于高位,而國內煤炭需求劇增、供應偏緊、價格日漸上漲的情況下,一些要求抑制煤炭出口的聲音出現了。

“當時有專家認為,中國經濟的發展已經超越了出賣資源換取外匯的階段,我們短缺的恰恰是大量出口的一次性能源,獲取外匯一說根本站不住腳。”黃洪輝說。

2004年至2013年,國內經濟高速發展,煤炭內需旺盛,政府對煤炭進出口進行了關稅和配額管理方面的調整。

在出口方面,政府開始限制“兩高一資”(高耗能、高污染和資源性)產品的出口,下調煤炭出口退稅率直至取消并加征關稅。2004和2006年,煉焦煤、動力煤和無煙煤出口退稅分別取消。自2006年11月,對煉焦煤征收5%的出口關稅。自2008年8月,煉焦煤、動力煤、無煙煤的關稅稅率均上調至10%。

在進口方面,自2005年1月1日,煉焦煤進口關稅由3%調整為0。2007年6月1日起,動力煤、無煙煤進口關稅取消。

從2009年開始,我國由煤炭凈出口國轉變為煤炭凈進口國。

為什么會從煤炭凈出口國轉向煤炭凈進口國?

中煤銷售公司副總經理李新瑞認為,能源需求量與經濟發展速度大致上是正比例關系,從煤炭出口國到凈進口國的過程,恰好正是我國經濟高速發展對能源需求的一種表現。

我國能源現狀和世界能源市場的近況使得我國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必須仍要把煤炭作為國家主要使用能源,但受制于我國煤炭產能和產量并不完全一致,不足以完全匹配市場需求。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執意大力開采國內煤炭資源,不僅缺乏經濟效益,而且違背了可持續發展原則。

此外,我國產煤主要地區集中在西北部,而使用地區集中在東部。對于一些南方省份而言,國內物流環節一定程度上無法滿足需求,而從印度尼西亞等其他國家直接進口煤炭,則更有地緣優勢。一些煤種如煉焦煤等,為國內的稀缺煤種,需要從國外進口來滿足國內需求。

“從目前來看,國內和國外的生產成本差別并不大,而物流成本國內高于國外,但是國內煤炭價格受市場波動影響大,去年某一時段5800大卡的現貨煤炭最高賣到每噸750元左右,遠超過成本。這也給進口煤炭提供了機會。”李新瑞表示,“當然,國家及時出臺了措施,通過嚴格年長協兌現率及延緩進口煤節奏穩定煤炭市場,讓煤價保持在合理區間。”

進出口貿易企業的轉型發展

“煤炭企業的進出口貿易量與政府政策、企業政策密不可分。”李新瑞說,“在經歷了上個世紀80年代的起步、上個世紀90年代的穩固和21世紀初的巔峰后,如今的中煤集團煤炭出口量逐步回落。”

1982年成立的中國煤炭進出口總公司,經過多次資產重組,從單一的外貿型公司快速發展成為以煤炭生產和貿易為核心的中煤集團,并在重組后,對“采購、銷售、資金”三項實行集中管理。

2013年,中煤集團將銷售公司、中銷公司整合,與銷售中心一套人馬三塊牌子,按重要二級子企業管理,構建了以銷售公司為主體的煤炭集中營銷管理體系。

中煤集團貿易板塊年煤炭出口量約占全國年出口量的50%,其轉型與發展在我國進出口貿易企業中極具代表性。

2003年以前,政府實行鼓勵煤炭出口增加外匯收入的宏觀政策,采取了出口退稅等優惠措施,中煤集團彼時出口量穩步增加。2003年,全國煤炭出口總量達9388萬噸,中煤集團為4980萬噸,為企業歷年煤炭出口之最。

從2004年起,我國開始對煤炭出口進行嚴格的配額限制。具有煤炭出口配額申領資格的企業僅4家,煤炭出口配額從2004年的8000萬噸逐年減少。

為滿足國內煤炭需求,中煤貿易公司重點轉為內銷。與此同時,中煤集團提出“不低于內貿(現貨)價格”的出口政策,使得自產品價格遠高于國際10美元/公噸至20美元/公噸,海外市場競爭力不足。

近年來,中煤集團年均出口量不足300萬噸(2017年約為270萬噸),中煤集團以代理其他企業出口為主,而自有產品數量越來越少。

“在這種情形下,企業要學會抓住市場機遇。”李新瑞說。

2017年,受颶風天氣影響,澳大利亞鐵路運輸無法及時恢復,國際市場煤炭供應不足,韓國、日本等地煤炭急缺。中煤集團為這些地區一共供應現貨煤炭30多萬噸。

2017年起,中煤銷售公司按要求推進對集團內非集中銷售煤炭企業的營銷監管,初步形成了“集中銷售+營銷監管”的管理架構。

目前,中煤集團集中銷售量約占中煤集團自產商品煤量的一半。

控制出口,進口更優質煤種

未來煤炭進出口貿易的發展趨勢是怎樣的?

在出口方面,由于近幾年我國煤炭企業生產運輸成本高,加之國際煤炭市場總體產能過剩,近幾年我國煤炭出口市場表現并不理想。自2009年我國成為煤炭凈進口國家之后,煤炭出口數量一直保持較低水平。

2015年1月1日開始,包括動力煤和煉焦煤在內的各個煤炭品種出口關稅從10%下降至3%。出口關稅下調,中國煤炭出口陸續恢復,2016年煤炭出口量實現增長。

2015年到2017年,我國海關報出的中國煤炭出口數量為437萬噸至817萬噸。

“目前對企業而言,煤炭出口需承擔17%的增值稅和出口關稅,賦稅較重,煤炭出口將在2年至3年內繼續萎縮。”李新瑞說。

在進口方面,自2009年我國轉變為煤炭凈進口國以來,動力煤在煤炭進口總量中所占比例大幅增加。

據介紹,印尼與澳大利亞是我國動力煤主要進口國,澳大利亞和蒙古是煉焦煤主要進口國,越南和朝鮮則是無煙煤主要進口來源國。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我國煤炭進口量為2.7億噸,其中動力煤1.88億噸。2004年到2017年,我國動力煤進口量從進口總量的8.5%增加到近70%。

“之所以大量進口動力煤,是因為我國煤炭消費以發電為主。”李新瑞說。

自2009年我國轉為煤炭凈進口國以來,動力煤需求量的增長是我國煤炭進口量增長的重要推動力。李新瑞介紹,國內煤炭市場本質是純現貨市場,動力煤的進口基本上是價格導向,只有部分冶金煤的進口可以看做是補充不足。這種情況使得我國的煤炭進口將長期持續,但每年進口數量主要取決于國內外價格差及政策的影響。

2015年1月1日,《商品煤暫行管理辦法》開始實施,對進口煤的五項微量元素實行嚴格控制。

2017年起,商檢延長檢驗出證時間、海關延長放行時間,政府取消了二類口岸及部分一類口岸進口煤炭的資格。“后續或許還有針對進口煤質量的限制等措施。”李新瑞說。

“限制煤炭出口,滿足國內市場需求。嚴格控制進口煤質量,進口更優質的煤種,或將成為未來我國煤炭進出口貿易的大趨勢。”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國際合作部相關負責人表示。

煤炭進出口

經營單位變更史

1982年前,中國五金礦產進出口總公司按國家計劃統一經營。

1982年7月1日,中國煤炭進出口總公司成立。

1988年,國務院授權中國五金礦產進出口總公司、中國投資信托公司等5家公司負責煤炭進出口經營,1年后又重新劃歸中國煤炭進出口總公司獨家經營。

1992年,山西省煤炭進出口公司獲自營出口山西地方煤炭權。

1996年,神華集團獲自營煤炭出口權。

1997年,國家恢復中國五金礦產進出口總公司對拉美地區市場煤炭經營權,但不得進入中國煤炭進出口總公司的市場。

2008年,中國煤炭進出口實行代理制,由中國中煤能源集團公司、中國五金礦產進出口總公司、山西省煤炭進出口公司、神華集團4家經營,以中國中煤能源集團公司為主,共設有17個專營煤炭的分公司和辦事處,形成了產供銷結合的煤炭進出口體系。

掃碼在手機端打開頁面
版權聲明: 轉載本網站原創作品,需在顯著位置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標題。若違反本聲明,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本欄目其他新聞
湖北30选5全部开奖结果查询
七星彩论坛南国这社 南京晓晓期货配资 中国平安股票 血战到底麻将基本原则 下载大众麻将老版本游戏 山东十一选五玩法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 股票融资技巧_杨方配资开户 配资网之家 下载微乐大庆麻将